> 大连原创 > 月关专栏

  《童年》第十九章

2014年02月17日15:37
来源:搜狐大连 作者:月关

  一个多小时后,父亲回来了,张胜从枕头上把头抬起来,仔细地听着旁边屋里的动静,等父亲进了屋,他光着脚跳下地,踩着冰凉的水泥地面悄悄凑过去倾听。

  "嗨,今天晚上可热闹了!"

  父亲还没说就先笑上了:"李处长不知道得罪谁了,从俱乐部开会出来,当头被人扔了个雪球,里边包着粪呢,呵呵,那个惨啊,院长、政季包括上级派来参加会议的领导全看见了。"

  "啊?"母亲惊讶道:"真的?这得多大仇啊,弄一脸粪可恶心死了,尤其在领导和全院士兵面前,多丢人呐,抓着人没?"

  "没抓着,谁知道是谁呢。"

  父亲一边摸黑脱着衣服一边说:"老李这人做事太差劲,在院规处整人整的太绝,全院上下没有跟他关系好的,尤其是士兵,烦他都烦不过来呢,光看热闹了,哪有真心抓人的啊。老李平时尽整人了,临到年关让人整了,呵呵。"

  张胜捂着嘴偷偷一笑,悄悄又上了床:"这就够了,不需要让人知道是自已做的才有成就感,谁做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没做到!"

  一进被窝,他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这天,是真的冷了。

  ……

  这年冬天还真的很冷,麻烦事也多,不管怎么样,年,还是来了。过完了小年,又迎来了大年。

  俱乐部里张灯结彩,今天放的电影是国产反特影片《黑三角》,张胜坐在椅子上穿着绿军装改的大棉袄,脸袋滚烫,头晕沉沉的。

  今年的冬天流感盛行,许多人都感冒发烧住了院,张胜也不例外,他和弟弟、妹妹全都因感冒发烧住院了,不过他实在不舍得放过看电影的机会,于是挺着三十八度半的体温跑来看电影了。

  电影正在放映,张胜看到卖冰棍的那个女特务悄悄把毒药洒到冰棍上,这才感到有些紧张,他直了直酸痛的腰,正想看她要把冰棍卖给谁,忽听电影院里的广播响了起来:"下面播放紧急通知,内科熊大夫、胡大夫,急救室全体人员,立即赶回医务连!

  内科熊大夫、胡大夫、急救室全体人员立即赶回医务连!张小冬的家属如有在场,也请马上赶过来。"

  张胜奇怪地站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影院里不同的地方也有几个人站起来纷纷往外赶,于是也跟着向外跑去。

  等他赶回医院急救室,门口已经围了好多人,父亲和母亲都在。没有人理会他一个小孩子,只是听他们互相交谈,好象是说给弟弟输错了药,结果本来体温就高,现在居然达到了41度半,死亡的临界点,必须立刻急救了。

  张胜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眼看着医务人员跑进跑出,爸爸妈妈徬徨无助,他不敢上前打扰,可放不下心中的担忧,最后只好虚弱地在长条椅上坐了下来。

  他也在发烧,呼出的气息都好热好热,双手抱着身子,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小冬,一定要撑过去!一定要撑过去!咱俩还要一块儿攒钱让爸爸买彩色电视机呢,咱们现在都攒了六十九块钱了,你可不能死啊!"

  想着想着,他的眼泪禁不住一串串地流下来。

  第一次,他感到了发自内心的忧伤……

(责任编辑:邱志强)
多幅图片切换特效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