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连原创 > 月关专栏

《童年》第26章

2014年04月10日11:25
来源:搜狐大连 作者:月关

  二雷子的妈妈骂完了转身就走,瞧见张胜站在门口,横了他一眼也没出声。

  二雷子待妈妈走了,蹲在地上哭的喘不上气来,张胜的眼泪也忍不住下来了,匆匆地帮着他把屋子收拾一下,又给他父亲盖上条床单,两个孩子悄没声儿地出了屋子。

  "胜子,我不想上学!"二雷子哽咽着说。

  "二雷子……"张胜说了半句,却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我爸……需要照顾,钢厂每个月给几十块生活费的,活着不成问题,再说……我爷还留下来几亩地,也得有人种……"二雷子仍述说着他的打算。

  屋子里,二雷子的父亲缓缓睁开了眼睛,那眼睛里是深深的悲恸和无尽的绝望,本来一条彪形大汉,还练的一身功夫,可现在就象一条软塌塌的肉虫子,躺在床上,连吃喝拉撒都得儿子管。

  他的手胡乱摸索着,忽然摸到了一双筷子,那是妻子把碗扫到地上时掉在炕上的,他颤抖着双手握紧了那双筷子,张开胡子拉茬的嘴,把筷子尖慢慢探进去,对准了喉咙。

  屋子外边,二雷子还在低沉地和张胜说着他的打算:"不上学也没啥的,反正我是农民,认了字也是要种地的,再说我爸这情形……,你也别劝了,你出息了就行,你是我的好朋友,以后还指着你帮我呐。"

  他的父亲双目一瞪,突然在筷子尾上横掌一拍,一双筷子深深插进了喉部。他二目圆睁,身子象鱼一般一阵急跳,慢慢的瘫在那儿不动了。

  二雷子隐约听到屋里有动静,赶紧回屋一看,只见父亲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嘴巴大张着,嘴里只露出一双筷尾,双目瞪的老大,已经气绝身亡。

  二雷子凄厉地叫了一声:"爸!"仰面朝天便晕了过去。

  山坡上,一个小小的坟包,连墓碑都没有,这就是二雷子爹死后的归所。

  坟前插着招魂幡,地上洒着纸钱,总算肯露回面的郑家亲戚、钢厂派来的人以及郑雷的妈妈都离开了,郑雷穿着一身孝服,还痴痴地跪在坟前。

  "二雷子,看这天快下雨了,咱回家吧。"张胜低声说。

  二雷子呵呵一笑,眼珠都不转动一下:"回哪儿?哪儿是我家?"

  张胜默然。除了办丧事的钱,钢厂发的抚恤金全让他妈妈给截走了,她太厉害,骂的也凶,钢厂的人也不敢得罪她,再说她又是合法继承人,所以一分钱都没落到二雷子手上。

  但这儿子她是不要的,带着这么大个儿子还怎么改嫁?儿子是老郑家的人,理该老郑家管,她在坟头上匆匆应付了一下,就要马上回城了,车票都早已买好了。

  而家里的房子和地,几个叔叔大爷正在脸红脖子粗的磋商怎么分,至于二雷子,他大爷说和镇敬老院的院长熟,敬老院也收养孤儿的,想活动一下,把他送去了事。

  "胜子,这地方,我不想呆了,我不想去敬老院。"

  张胜吃了一惊,失声道:"那……你想去哪?"

(责任编辑:邱志强)
多幅图片切换特效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