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连原创 > 月关专栏

《童年》第27章

2014年04月18日14:45
来源:搜狐大连

  "进城呗!这镇子我不呆了,我去城里,咋也能混口饭吃吧?我要有了出息……,我就回来,给我爸修个大大的坟,还让我妈、我的叔叔大爷们看看,我有出息,我不是人见人嫌的废物!"

  "……"

  过了许久,张胜问道:"那你……咋去?你有钱么?到了大城市咋活着?"

  "总有办法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没钱,我扒火车去,半道上还能撵我下来?等进了城再想办法!"

  张胜犹豫了半晌,忽然把他扯起来道:"那哪儿成?你还不得饿死?再说咱这小站,不好往上混,你只能扒货车,危险着呢,还不知道哪辆车次去城里。走,跟我来,我有办法!"

  张胜扯着二雷子到了他家门口,然后匆匆进了屋,掀开被褥,从最底下把那压的平平整整的毛票子都带了出来。那钱面额最大的是"大团结",最小的是一分的票子,张胜记的很清楚,现在已经攒了八十四元五角一分了。

  把那钱反复抚摸了多少遍,张胜一咬牙,把那面额最大的都拿了出来,数出五十元,想了想,又加进去五元,然后把其他的钱照样放好,跑出了屋子。

  "二雷子,这是我攒的,捡破烂攒的钱,你带上。"

  "这么多?我不能要!"

  "怕啥,我一时……又没得用处。你拿去买张车票,可别扒火车,完事还能剩不少,进了城要是没活路也能顶一阵子……要实在不行,就去找你妈,她咋地也不能让你饿死。"

  郑雷一声冷笑,满眼仇恨地道:"我不会的,我就是饿死、冻死在街头,我也绝不会开口向她求一个字!"

  这一生气,他倒不推托了,郑雷接过那钱,伸手一拍张胜的肩膀,稚气的脸上带着难得的严肃:"胜子,我不多说啥了,我爸说过,大恩是不能谢的,这情儿我心里记着。"

  "嗯!说啥呢,咱们是哥们不是吗?你还回家吗?"

  "不会,回去见了那些人我犯恶心,我要马上就走,离开这地儿!"

  "那,那我陪你去车站,等你出息了,记的回来看我!"

  张胜陪着二雷子到了火车站,买了张去省城的票,小站没有候车室,张胜陪他在站台上坐着,直到把他送上车。

  二雷子上了火车,又从里边探出头来,扯着嗓子竭尽全力地喊:"胜子,我在世上再无亲人了,我只有你一个兄弟!"

  此时,大雨滂沱,二雷子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雨是泪……

(责任编辑:邱志强)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多幅图片切换特效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