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连原创 > 月关专栏

《童年》尾章(完结)

2014年04月22日15:00
来源:搜狐大连

  张胜觉着二雷子很爽直,很讲义气,他将来一定也会很有出息,也许会像他爹一样,当个城里工人。那年代,当工人可是最吃香的。

  而自己,长大了也许能在镇上找份工作、或者在军队开的小工厂里挣工资,比镇上的农民还是要强许多的,这一辈子,会非常平安、幸福,一帆风顺,平静似水。

  可是半年之后,发生了一件对野战医院全体人员的终生关系重大的事,这支部队的番号撤消了,整支部队全部与军区某医院合并,要搬到省城去。这支部队的军人和随军家属都要到真正的大城市去了。

  军队大院里整天忙碌不休,一辆辆满载物资的军车天天发往省城,家家都在做着迁移准备,孩子们则兴奋地到处乱跑,听着当地人种种天方夜谭似的议论。

  "胜子,听说要搬到省城去了?"

  "嗯呐!"

  "哎哟,可得小心着点儿呀,那些大城市乱着呢,听说城里有些人家养貂致富,那貂皮可金贵着呢。可是上哪儿整那么多肉喂貂啊,有那在街上乱走的孩子,就让这些人给抓起来,剁巴剁巴喂貂了。那可不比咱农村,不能瞎跑了,知道吗?"

  "啊?喔^"。

  "胜子,听说要搬到省城去了?"

  "嗯呐!"

  "哎呀,那种地方可不好,听说城里的大工厂啊,天天吐黑烟,把那树熏的一棵都不活,到处都光秃秃的。出去转一圈回家,连鼻孔里都是灰啊!"

  "啊?喔……"。

  "胜子,要进城了?"

  "嗯呐!"

  "给你根棍。"

  "干啥?"

  "哈哈,那儿又没地种,长大了要是找不着工作,以后拿着它要饭呗"。

  "滚你大爷个踏拉板的!"张胜变色骂道,那人是他同学,许正富。

  随军家属们乘火车进城了,火车刚刚启动,张胜就从座位上坐起来,跑到过道的窗口看着外边的一切。

  小镇、大院、小站、河流……

  他的家和二雷子的家在视线里一闪即逝,张胜有些难过,心里沉甸甸的,过了许久许久,他才长长吸了口气,又慢慢地把它吐出来,转身走向座位。

  火车轮子"况且况且"地响着,火车道旁的景色飞快地闪过,很快地,熟悉的一切都被抛到远处了,就连拦地瓜(在农民收过的地里用铁锨仔细再挖一遍,检拾漏收的地瓜,因为把地细翻一遍有利农民明年种地,农民很欢迎军属去拦地瓜)、打野栗时去过的最远的一座山也看不到了,触目所及,全是陌生的景象。

  张胜把目光从窗外移回来,看着对面兴奋地有说有笑的弟弟妹妹,耳边传来陈东的妈妈刘姨和母亲的对话:"我就觉着你家大小子斯文、沉稳,有内秀,将来啊,一定有大出息。"

  陈东一听不乐意了:"就他?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刘姨回了他一句:"你看人家张胜儿,整天看书、寻思事儿,哪跟你似的,整天就一张破嘴不闲着,一棍子不打都能迸出八个屁来。"

  张胜听了忍不住"扑哧"一笑,不知怎么想起幼年时在家乡跟着四姥爷学硬气功的事了。现在,那一切变的好遥远,就象是梦幻一般。再过几年,在这山村小镇的一切记忆,也会化作记忆中的梦幻吧?

  因为被人夸着,他不好意思扭过头去,于是就一直保持着很斯文的姿势,很深沉、很内秀地继续向火车窗外看,看的脖子有点酸。

  窗口的景物在"况且况且"声中不断地闪过,张胜向着人生新的旅地,那个杀了小孩喂貂、路边不长一棵树的省城驶去。

  难忘的童年呵,小张胜由小村而乡镇,命运的列车载着他,踏进了城市的旅程……

(责任编辑:邱志强)
多幅图片切换特效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