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城难逃的厄运

有人说,牧羊城是战国的城。有人说,牧羊城是汉代的城。其实,多数人倾向于后者。牧羊城始建于战国,兴盛于汉代。在人们的印象中,只不过汉代伟大,汉代的城也伟大,有人喜欢把它说成是汉城罢了。

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前,辽东半岛属于燕国的地盘。燕是西周初年的一个封国。西周至战国,这只一直坚守在北方的燕,曾在自己的领地和领空飞了八百余年。然而,也要看跟谁较量,与中原诸国相比,燕就显形露怯了,既封闭僵化,也弱小可欺。在它的南部有齐国,一直对燕虎视眈眈;在它的北部有东胡,时不时就来一场袭扰。好就好在,燕的身背后没有敌手,让它得以苟且偷安了这么久。

在燕的生命里,直到出了一个贤君昭王,国运总算稍有一点起色。这个昭王果真不俗,他对内搞改革,有智囊乐毅给支招儿,对外拒强敌,有大将秦开打先锋。秦开却东胡的故事,中国百姓耳熟能详,正因为东胡的马队被秦开大军击退于千里之外,燕昭王才得以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诸郡。此后,面目一新的燕国,也便与时俱进,赖赖巴巴地登上了战国七雄榜。

一个贤君只能管一代,却不能罩百世。公元前230年,秦始皇在中国西部的关中平原升帐宣令,正式开始了灭六国之战。三年后,就发生了那个众所周知的故事,也是一出久演不衰的悲剧:荆轲刺秦王。燕太子丹派侠客荆轲去咸阳献图,图穷匕首现,刺秦王不成,自己反做了刀下鬼。然而,士为知己者死,由此成为千古绝句,荆轲也跟着千古扬名。

正是荆轲的自杀式袭击,惹得秦始皇怒而起兵,速派王翦挥师东来,攻伐不知量力的燕国。于是,王翦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燕国的都城,打得燕王喜、燕太子丹爷儿俩惊恐万状,抱头鼠窜,急率宗族和衰兵们退到辽东,以辽东郡治所襄平为都城,苟延一个王国的末日残喘。可是,这种惊魂不定的日子,也只延迟了四个年头。公元前222年,秦为刀俎,燕为鱼肉,强秦到底给弱燕画上了句号。

燕秦之战,狼烟四起,正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牧羊城紧锣密鼓地破土动工了。当年的筑城者,目的十分明确,把城址选在临海的一座小山坡上,只要登上城头,就能把海湾里的一切尽收眼底。就是说,这是一座典型的海防式城堡,也是辽东半岛最早的一座海防工事。

对于燕国,这是一场末日之战。不幸的牧羊城,守在燕的最南疆,任务就是抵御海上来犯之敌。然而,燕根本就不是秦的对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浴火的牧羊城,刚建好不久,就墙破门塌,狼藉无形。

这是牧羊城难逃的厄运,也是它的初史。

下期摘要:上个世纪30年代,旅顺博物馆的日本馆员岛田正彦,带着工具去了老铁山下的郭家村,在村南的丘陵耕地上,他竟然一下子发掘出了十五柄曲刃青铜短剑。

2013年10月29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