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东渡船队曾在牧羊城停泊

战火中,人口逃散,田野荒凉,已坍塌成废墟的牧羊城,肯定沉寂了相当长的日子。如果说,它又有了一丝生机,应该与徐福东渡事件有关。

谁都知道,秦始皇坐拥天下之后,就开始做长生不老的美梦。史书上说,方士徐福征三千男女、五谷百工,载上大批远航物资,由山东半岛的琅玡港扬帆出海,欲去东瀛为始皇帝求仙找药。辽东半岛的牧羊城,正处于这支船队的必经之地,徐福一行当然要在这里靠岸暂歇。只是船队在此补足了饮水和食物之后,很快就再次扬帆启航,向朝鲜半岛驶去。

在韩国的济州岛,我去过一个名叫徐福上岸处的景点,这里被注明是历史文化遗址。在这个岛的最南端,还有一个名叫西归浦的城市,说徐福东渡后,准备从这里西归大陆,就叫了这么个名字。在这个拿历史随意戏说的时代,徐福东渡的许多细节已经真伪难分。济州岛的故事,也许不是山寨版,看徐福东行的航线,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都是必经之途,他也的确需要让船队在这里站一站脚。

史书上说,徐福船队最终是在日本新宫町熊野滩登陆,随行的三千男女也就此在日本定居下来。史书上还说,这三千男女并没有全数去了日本,船队在牧羊城停泊期间,曾有几十人或因患病或因晕船,已不能随船继续前行,只好滞留在了牧羊城。彼时,已毁于战火的牧羊城正亟需修复,滞留者又恰好是能工巧匠,便有了一个说法,牧羊城就是通过这些能工巧匠之手,再一次站立了起来。

牧羊城的重建,这应该是首次。也有人认为,牧羊城重建的时间在汉,而不在秦。理由大概是秦的历史短,汉的历史长吧?的确,有太多的事实证明,汉代的辽东半岛,经济和文化都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峰。在这样的大时代,牧羊城自然也不能例外。可是,秦的历史再短,能工巧匠们总不会瞪眼看着一座废墟,袖手旁观吧?

战国与汉代,在辽东半岛南部遗留了许多座城堡,在旅顺口的老铁山下,如今能确认的就是一座牧羊城。1928年10月,几个日本学者向牧羊城走来,他们当中最知名的一个,叫滨田耕作,而且是他发起了这场野外作业。在牧羊城发掘现场,他们整整工作了二十五天,最后写出了一份报告:《牧羊城——南满洲老铁山麓汉以前的遗迹》。

可以看出,此城的格局呈长方形,城墙用夯土筑成,底部以石为基。在西、南、东三个方向,至今仍有一段一段残存的断垣颓壁,能清晰地分辨出城里和城外,丈量出城的方圆和大小。城门在北侧,城墙中间现在还有一个明显的缺口。学者们在城址内挖出了许多文物,因为有一枚武库中丞印泥,断定它在汉代不只是一座海防城堡,还是一座重要的军备仓库。不管历史深埋几重,总能被后来者意外地看明白原尾。

公元前109年,即汉元封二年,辽东曾发生了一件大事:卫氏朝鲜王突然不听大汉天子的话,竟攻杀了辽东都尉,阻断了真番、辰国与汉王朝的通使之路。汉武帝火了,这一年的秋季,急派楼船将军杨仆率五万大军出兵东征。彼时,旅顺口已由将军山改叫沓渚,这支来自中原的汉军先是在沓渚上岸,短暂的休整和补给之后,便直去惹祸闹事的朝鲜半岛。这场讨伐之战只打了一年,卫氏朝鲜就灭亡了。

其实,在此之前,山东半岛—辽东半岛—朝鲜半岛航线,已经被卫氏阻断了六十年,这场战争的另一个成果,就是把这条航线重新打通,史家自然把功劳记在了汉武帝身上。

正是借了汉代的光环,在这条日益繁忙的航线上,素有秦湾汉港之称的牧羊城,自此就成了辽南冲要,海上名城。

下期摘要:沓氏县设在辽东半岛南境。关于沓氏县治所,地方史志学者曾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旅顺口的牧羊城,有人说是金州的大岭屯城,还有人说不是这两个城,而是普兰店的张店城。

2013年11月16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