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胪井:曾照见大唐的仪仗和帆影

一个农业传统悠久的国家,有两种文化现象在民间土壤里扎根弥深 ,一个是囤积,一个是祈福。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旅顺口的山名,其实就是中国祈福文化现成的注脚。比如黄金山、白银山、白玉山、老铁山,论质地,都是光灿灿的重金属;看名字,一座比一座富贵。再比如蟠龙山、二龙山、老虎尾、鸡冠山,除了瑞兽,就是美禽,一座比一座吉祥。

旅顺口的山名虽然有点俗套,山背后却有不可小觑的故事。有一段时间,我曾一直纠缠着黄金山不放。因为我发现,别的山可能只有一个故事,黄金山却是一串儿故事,而且不论发生过什么,都被写入中原的正史典籍。

在汉唐之际,中国有两个最流行的名词,一个是和亲,一个是册封。远在辽东半岛的旅顺口,虽未见过与异族和亲的皇族公主,却曾无数次接待过册封大员的舟车仪仗。因为千百年间,大东北一直是众多部族的栖息地。今天这个部族强大了,在历史上露一下脸,明天那个部族强大了,再在历史上露一下脸。每一个露脸的部族,与中原之间的关系都很微妙。别看他们曾给中原皇帝或上过贡,或称过臣,或质过子,一旦翻了脸,就可能全都不认了,于是乎风云突变,人啸马嘶,烽烟乍起处,又杀出一路不听话的蛮夷。

正是东北夷们的喜怒无常,叛服不定,搞得中原的皇帝们如芒在背,只好恩威并重,或打或拉,以求天下太平。他们最常用的手段,并不是把哪个公主嫁给东北夷们的王子,而是给新登场的首领册封个什么王或什么将军。以汉治夷,这是汉天子心中所愿;以夷治夷,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黄金山的故事,就是一个与册封有关的故事。唐以前,这类故事在旅顺口不止发生过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最后一次,发生在黄金山下,距今已经一千三百多年,有鸿胪井刻石为证。后人有诗曰:唐时古井汉时湾,几度沦亡几度还。幸得中原钢铁固,海疆从此有山关。

其实,说得好听点儿是册封,说得直白些就是招慰。由中原去东北,手持诏令的册封官们,至少踩出了好几条招慰道,其中一条是海路,自然要经过辽东半岛。

回望历史,第一个敢与中原叫板的辽东分子,叫公孙氏。

这个家族的故事,开始于东汉末年。当中原被魏蜀吴三分天下,公孙度便趁乱自立辽东侯,把整个辽东划为三郡,在三郡之上设平州,给自己封了个平州牧。此后半个世纪,辽东果真就成了公孙氏的家天下。

这个动作极具刺激性,修养很好的魏国皇帝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抢在蜀吴之前,以地理之近便,最先向辽东派来了招慰吏。彼时,山东半岛是魏国的属地,几个怀揣重要使命的魏吏,便由山东半岛驶至辽东半岛。他们在沓渚登岸后,稍事歇息,即启程北上襄平,也就是今天的辽阳,代表魏帝向公孙氏示好。

彼时,第一代辽东侯公孙度已死,其子公孙康当家,公孙度骨血里的智慧和阳刚之气,在公孙康身上已经看不到多少,第二代辽东侯更像是一个会耍鬼头的投机分子。因见蜀国距辽东远,无意与公孙氏较量,最想与魏国争夺辽东的是东吴,他就在魏使面前讨好地说,本人愿意附魏称臣。魏使不虚此行,忙不迭回去复命了。

再后来,第三代辽东侯公孙渊主持辽东。与公孙康相比,这更是一个混小子,公孙康附魏拒吴,他则反其道而行之,亲吴叛魏。公孙渊的这一手,把吴主孙权都给忽悠着了,立即派将军官吏上百名,率兵万余,持金银珠宝若干,由吴淞口乘船北上襄平,前来册封公孙渊,叫他当燕王。这支来自东吴的大队人马既走水路,当然也是在沓渚登岸。

正是公孙氏的叛魏亲吴,孙权的册封招慰,激怒了想独霸中原的魏国皇帝,遂派司马懿率四万大军前来攻打襄平。在这一场血拼里,已经退休的公孙康,目前在位的公孙渊,悉被司马懿诛杀。

沓渚不但见证了这一切,还在混战中惨遭洗劫。黄金山在沓渚之侧,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这个故事,让它既知道了什么叫册封和称臣,也领教了什么叫依附和背叛。

在公孙氏之后,还有一个慕容氏。

晋代以降,鲜卑族慕容氏崛起于大东北。面对并不强硬的西晋王朝,慕容氏也学公孙氏的样子,只是一种名义上的臣服。后面的东晋王朝更是个软弱可欺的主儿,因为没有能力控制,只能听之任之,辽东便一直在慕容氏的割据之中。彼时,沓渚已改叫马石津,由马石山得名。马石山即老铁山,马石津即马石山下的港口。公元334年,东晋朝廷派王齐和徐孟两位大员,由山东渡海至马石津,再改走旱路去辽东都城。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册封慕容皝为镇军大将军、平州刺史、大单于、辽东公。单看这些叫人眼花缭乱的官衔,就知道里面含有多少无奈和乞求的意思。堂堂一个中原王朝,比什么都重要的尊严和体面,已经是所剩无几了。

然而,这次册封的效果并不理想。尽管慕容皝接受了东晋朝廷的册封,辽东仍属于慕容氏的自留地。两年之后,他便在这里自立为燕王。于是,先后出笼过三燕的中国历史上,只有北燕与其无关,前燕和后燕,都姓慕容氏。

下期摘要:高句丽与中原失和,始作俑者是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王莽。西汉末年,他独出心裁,贵中华而贱夷狄,将高句丽王诱杀,历代汉王朝的招慰和册封,历代朱蒙子孙的朝贡和归附,自此化为乌有。高句丽怒而起兵,尽占汉之玄菟郡和乐浪郡,中原与高句丽便再也不能修好如初了。

2013年12月21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