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东关还有一个名字:南关岭

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辽太祖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来镇东关钓鱼度假。那些未竟的事业,只能交给他的子孙们去完成了。

对契丹而言,渤海国虽被辽太祖所亡,广袤的白山黑水间并非没有别的对手。在渤海之后,还有女真,而女真与渤海又是本家,世仇自此累成了宿仇。其实,契丹张狂之时,女真便与中原的宋朝暗中通好,即使有镇东关居间屏蔽,生性不羁的女真仍然会趁着契丹的偶尔疏忽,越过一道道封锁线,带上珠宝方物给中原的宋主上贡,而且把最好的马卖给他们。

史书曾有这样的记载,契丹发现了女真与宋朝之间的勾当,于是——

怒其朝贡中国,去海四百里,置三栅,置兵三千,绝其贡献之路。

就是说,大东北虽然已是大辽的天下,眼皮子底下却活动着一个随时可能谋反的在野党。辽太祖建的镇东关,并没有挡住女真。他死了以后,大辽的继承者们更是明显地感觉到,只有一座镇东关,根本就镇不住女真,于是,在镇东关之外,又加筑两关,这就是所谓的三栅。

辽置三栅的时间,截止于公元991年。即自第一代辽帝开始,至第七代辽帝结束。在当时的大辽国,筑三栅于辽东半岛,就像20世纪的中国,建三峡大坝于长江之上,这是一项举国家之力而造之的浩大工程。

称之为栅,或因为当初的关墙为木栅式。称之为关,或因为既有木栅式也有夯土与木栅混合式。还有一种可能,栅和关是通称,叫到最后,只见三关之说,而不见三栅之谓。

三关由北向南排列,依次为镇东关、狮子口关、北城隍岛关。凛凛三关之上,当年曾驻有三千契丹守军,可谓步步为营,百密无疏。于是,史书有云:

其南来舟楫,非出此途不能登岸。

然而,在风云变幻的大辽时代,这不过是一纸空谈,忽悠了自己,却没忽悠住女真。

三关之中,数镇东关建得最早,也最雄伟。史载,这道关墙属于土木混合结构,在关墙的中段,设了一个高大的关门。关门之外,有瓮墙相围,关门之上,有一座墩台,沿着两边的关墙,还修有两座边台和马面。所谓的马面,就是关墙间突出的部分,也叫敌台,有方形和圆形两种,可见镇东关的威武气象煞是了得。

当年的镇东关,还有另外两个名字,一个叫苏州关,一个叫哈斯罕关。

苏州之名,始于辽初。辽太祖灭了渤海国后,怕渤海遗族闹事,将其强宗大户们逼迁辽东半岛南部。来到这里的迁民,又被分成了两支,来自扶余州的一支,被安置在半岛北境,迁居地取名扶州,后来改叫复州;来自南苏城的一支,被安置在半岛南境,迁居地取名苏州(金代改叫金州)。镇东关正好在苏州境内,就叫它苏州关了。

哈斯罕是契丹语,意为藩篱。在辽国境内,契丹语既是母语,也是国语,叫它哈斯罕关,也在情理之中。

辽以后是金。女真不但灭了契丹,还灭了北宋,逼南宋偷安江南一隅,自北魏拓跋氏之后,让中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二次南北朝。女真踏上辽东半岛之后,契丹建的所有关墙,都成了他们的战利品。原来的木栅关墙,也被女真给改成土石结构的关墙。

女真当然也落下病了,一步一回头,看背后有谁向中原暗送秋波。他们在关墙的高处修起了五座烽火台,斥候日夜巡逻,终年不怠。就这样,辽代的哈斯罕关,在金代的经营下名噪一时,竟成威震辽南的雄关险隘。>>>>详细内容请点击

下期摘要:狮子口关遗址在土城子,地属旅顺口区三涧堡镇,现在改叫三涧堡街道。与南关岭一样,这里至今还可看出一道凸起的墙垣,清代称之为土城子,显然与这座残存的旧城垣有关。

2014年3月8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