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口最凄凉的一次生离死别

 狮子口关建于何时,目前还不清楚,我只知道,它与北城隍岛关最后完成的时间是公元991年。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在耶律倍面前,只横着一道辽太祖时代修建的镇东关。

就在这个冬天里的某日,耶律倍万念俱灰,去意已决,站在狮子口海边,他忍住哽咽与屈辱,在一根木柱上愤然写下那首流传千古的《海上诗》:

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故乡人,从此投国外。

对于狮子口,这是它目睹过的最凄凉的一次生离死别。对于镇东关,它或许就是要冒着被查办的危险,放可怜的耶律倍一马。既然上天对一个好人如此不公,索性就成全了他吧。所以,即使知道耶律倍的举动是背叛辽国,也守口如瓶。

我知道,耶律倍和他的《海上诗》,曾经是史家讨论不完的话题。

有人说,《海上诗》写在木柱上,有人说,《海上诗》写在木牌上。我认为这没有什么好争的,古人素有在木板上题诗的习惯,在国内国外好多博物馆里,我曾看到过古人留下的实物。

还有人说,这首诗不是在登船去国之前写的,而是在狮子口钓鱼的那段日子写的,故意拿给左右看,既是在为出逃造舆论,也是不想被后世误解,背上不忠不孝的骂名。

不论是木柱还是木牌,不论在船上还是在岸边,总而言之,这事儿发生在狮子口,耶律倍曾在这里写过一首《海上诗》,把叛国的真实原因告白于天下。这一点,至关重要。

其实,我更想知道,耶律倍当年住在狮子口的什么地方,他在狮子口哪一片海湾里钓过鱼。我还想知道,他的诗句千古流传,那根刻满诗句的木柱或木牌,后来遗落在什么地方,是否有人拾到,至今仍被民间收藏。可是,直到现在,除了这首诗,我什么都不知道。

读耶律倍的《海上诗》,自然就想起了曹植的《七步诗》:

煮豆燃豆萁,豆在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历史竟有如此惊人的相似。两个人都是当朝皇帝的手足兄弟,两首诗又表述了同一种痛苦。只不过《七步诗》的作者是弟弟,《海上诗》的作者是兄长。按封建的传统,曹丕是曹植的哥哥,他当魏国皇帝身份合法,耶律德光是耶律倍的弟弟,他当上辽太宗却有悖伦理。所以,与曹植相比,耶律倍受伤更重。

我想,离开故国那天,狮子口海边的风一定很大,耶律倍也许还喝了不少的酒。诗是用契丹文写的,在契丹小字里,山就是可汗的意思。即使喝醉了,耶律倍也没忘了自己是大山,耶律德光是小山。可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写完了诗,心灰意冷的耶律倍,还是义无反顾地上了船,身边只带着心爱的高美人和心爱的藏书。

耶律倍在后唐的客居生活,可以拍一部长篇连续剧。明宗虽是后唐国主,却对耶律倍百般呵护,情同手足。他甚至赐后唐的国姓给耶律倍,并给他取了一个汉名:李赞华。因为不想让李赞华无事可做,还给他一个不小的官职。在汉夷交往史上,明宗与契丹太子的莫逆之谊,就成了一段不朽的佳话。

然而,据《辽史》载:>>>>详细内容请点击

下期摘要:宋徽宗早有此意,可是真要动手,又有点举棋不定。有一天,突然接到登州守臣来报,说有两只大船,最近被大风刮到登州境内。船上有个高药师,说他看到女真大兵正在辽东半岛与辽军打仗,百姓只好避乱出海。正是这个消息,给宋徽宗吃了颗定心丸。既然如此,就正式启动那个计划吧,宋军取道海上,与金兵联手灭辽。

2014年3月21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