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之三关见证宋金海上之盟

 在中国历史上,宋与金之间有一个海上之盟的故事,当年的辽之三关,曾是这个故事的见证者。

公元12世纪,中国版图上出现了辽、宋、金三足鼎立之局面。在此之前,中原的宋朝见契丹气势已衰,就想趁机越海以灭之。宋徽宗曾派两个宦官入辽,明为使者,暗为间谍。他们在狮子口一上岸,就通过潜伏辽地的内鬼,拿到了相当有用的边地情报。这是一个讯号,可见彼时的大辽国镇边之关,已经是人松马懈,任人往来了。

果然如此,不出几年,大辽阵角已乱。一直磨刀霍霍的女真人从背后轰然杀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契丹军队连连败退。就在此刻,宋廷豢养的那个辽籍内鬼,立刻渡海回到宋都,给宋徽宗献上一计:联金灭辽。

宋徽宗早有此意,可是真要动手,又有点举棋不定。有一天,突然接到登州守臣来报,说有两只大船,最近被大风刮到登州境内,船上有乘客数百,都是苏州关的辽国难民,他们本来要去朝鲜半岛,却叫大风给刮到了山东半岛。船上有个高药师,说他看到女真大兵正在辽东半岛与辽军打仗,百姓只好避乱出海。正是这个消息,给宋徽宗吃了颗定心丸。既然如此,就正式启动那个计划吧,宋军取道海上,与金兵联手灭辽。

这就是史上著名的宋金海上之盟。

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中间有海峡相隔。公元961年,契丹建国之初,辽南一带的熟女真,即那些被辽太祖强迁到复州和苏州的渤海遗民,就是通过水上通道与中原的宋朝暗中往来。《宋史》曾有类似的记载:

遣史来贡方物,多名珠、貂皮,自此无虚,岁或一再至。又曰:建隆以来,熟女真由苏州泛海至登州卖马,故道犹存。

其实,辽置三栅,阻挡的就是这条海上故道。彼时,辽宋之间互为敌国。在大辽的地盘上,女真各部只是辽之臣属,若与宋私下沟通,势必为辽所不容,而辽置三栅之后,也确实把宋与女真之间的水道交通给断绝了许久。

正因为如此,当宋徽宗得知辽东半岛已见女真大兵身影,马上就想到了宋与金曾经有过的旧谊。于是,宋徽宗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跪报边情的登州守臣,命他挑选几个精干将吏为大宋使者,以高药师为向导,自登州出海,取道狮子口,以贩马为名,前去探听女真的虚实。然而,这艘船虽说靠近了苏州关,因见女真大兵甚多,竟未敢贸然上岸,无功而返。

宋与金再次接触,已在一年之后。仍是原班人马,仍从登州乘船出发,仍以大宋使者身份求见金主。可是,这次比上次更糟,他们从狮子口刚上岸,就被女真大兵抓住,不但抢去了财物,还几次举刀要杀了他们。多亏高药师脑瓜灵活,经他再三巧辩,女真大兵终于答应不杀,只把他们一一地绑紧,带去金国的都城,面见金主完颜阿骨打.

宋使总算有机会向金主口传宋主诏令,当他委婉地说出,宋主欲与金主结海上之盟,宋金夹攻灭辽,完颜阿骨打立刻变色,他叫宋使捎话给徽宗:

跨海求好,非吾家本心,共议夹角攻,匪我求尔家,……若果欲结好,同共灭辽,请早示国书,若依旧用诏,定难从也。

完颜阿骨打显然是挑了宋徽宗的礼,金是独立的国家,而不是宋的附属,要想与金结盟,就应该拿国书来见,少在我面前耍大牌。其实,在金主眼中,辽的灭亡是早晚的事儿,以后的对手就将是宋。所以,他故意搪塞刁难,拖延时间,直到宋使第四次找上门来。

与前几次一样,宋使由登州泛海,至辽东半岛的苏州关下,却见驻在这里的女真军已分三路北上,出师攻伐辽上京。宋使只得一路尾随到辽上京,正好撞见金兵大破辽国京城的惊骇一幕。直等双方休战,宋使手持正式的国书,入见完颜阿骨打,宋金海上之盟才签字画押。

此前,宋与辽曾订过澶渊之盟;此刻,宋与金订立了海上之盟。正应了那句老话,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宋金海上之盟,也没脱了这个窠臼。>>>>详细内容请点击

下期摘要:明洪武四年盛夏,马云和叶旺受朱元璋之命,率十万大军由山东半岛的登州启航,至辽东半岛的金州驻兵。那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渤海海峡风平浪静,入辽明军千帆齐发,在金州境内的狮子口上岸后,两位将军的心情比天气还好。因为渤海海峡是中国第二大海峡,风平浪静不过是表面现象,水下暗流涌动,几如虎口狼窝,这么大一支船队毫发无损,实在是个奇迹。于是,两位将军决定给狮子口改个名字,叫旅顺口。

2014年3月28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