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忠祠: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深秋的一个下午,天阴欲雨,空气中有一种伤感般的湿润,与我此行的调子很对味儿。这个下午,我去了黄金山下的黄龙墓。我以为,我只是来看看传说中的黄龙墓,却万想不到,有一根神经突然被拨响,浮现在我眼前的不只是黄龙一个人,而是许多张明朝镇边将军的面孔,并且每一张面孔都似曾相识,每一个名字都耳熟能详,他们像早就约好了似的,一个一个,由隐而显,由远而近,穿过逝去的岁月,接踵而至。当然,走在最前面的将军也不是黄龙,而是马云和叶旺。我知道,之所以如此,主要与时间有关。

明洪武四年盛夏,马云和叶旺受朱元璋之命,率十万大军由山东半岛的登州启航,至辽东半岛的金州驻兵。那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渤海海峡风平浪静,入辽明军千帆齐发,在金州境内的狮子口上岸后,两位将军的心情比天气还好。因为渤海海峡是中国第二大海峡,风平浪静不过是表面现象,水下暗流涌动,几如虎口狼窝,这么大一支船队毫发无损,实在是个奇迹。于是,两位将军决定给狮子口改个名字,叫旅顺口。

我认为,改叫旅顺口,不只是出于对天地自然的感谢和敬畏,它应该还有更深一层意思。两位将军受朱元璋之命,渡海追杀蒙元残军,他们早就知道,狮子口是契丹人留下的名字,充满了胡虏气,如今已是汉家的天下,必须给它取一个响亮的汉名,让汉文化的祈福色彩,淹没胡文化的荒蛮味道。于是,自此以后,他们的名字就和旅顺口成了难割难分的一体。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命运。马云和叶旺都是安徽籍将领,且生在同一个时代,经历也大体相似,甚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也只差了一年。正因为这样,在官修的史籍里,在地方志的文档里,他们两个的名字总是并列在一起,找到了一个,就找到了另一个。我就想,在马云和叶旺之间,可能前世就有扯不开的尘缘吧?

那是元朝末季,马云和叶旺不约而同地参加了红巾军起义,后在朱元璋旧将谢再兴帐下当部属,两个人的官职一样,都是千户,驻守在绍兴府的诸全州。谢再兴是朱元璋亲侄子的岳父,马云和叶旺至少与朱元璋混了个脸熟。机缘在于,谢再兴干了大坏事,朱元璋坚决不给情面,他就去投靠了朱元璋的死敌张士诚。叶旺和马云没有跟他叛离,而是一直追随着朱元璋南征北战,自此深得朱元璋的信任。

公元1368年正月,大明王朝建立,明太祖朱元璋改元洪武。当时的中国版图,并没有完全掌控在明朝的手中,朱元璋不得不率军继续北上,追击狼狈退逃的蒙元皇帝和他的骑兵。

彼时,辽东已然是蒙元最后的根据地。其首领名叫刘益,治所在复州境内的得利嬴城。刘益是汉族身份的元将,见明军有压境之势,急求高丽王捎话给朱元璋,要他弃元投明可以,不过得答应一个条件,就是让辽东居民留在原地,不要迁徙异乡。想不到刘益还是个挺呵护百姓的首领呢。

朱元璋十分痛快地答应了,并派使臣持诏去得利嬴城面见刘益。看到明太祖写在纸上的允诺,刘益悬着的心落了地,马上就把辽东州郡地图和钱粮兵马悉数献了出来。就这样,辽东半岛金、复、海、盖诸地,不战而下。

洪武四年春天,朱元璋在得利嬴城设辽东卫,降将刘益任指挥同知。然而,刘益上任不久,就被另外两个元将合谋杀害,辽东形势复又紧张起来。危急关头,朱元璋想到了马云和叶旺,命他们率十万大军火速入辽。

曾以为,明代的旅顺口,可见的不过是一座古老的港湾,一些简陋的兵营,一片散乱的民舍。马云和叶旺来了,也只是给旅顺口改了一个名字而已。翻看《旅顺口区志》,始知并没有那么简单。

明初的旅顺口,曾先后有过两座城池。一座叫北城,一座叫南城。其中北城正是马云和叶旺所建,时间是洪武四年。就是说,他们在旅顺口上岸不久,就动手开建北城。详细内容请点击

2014年4月8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