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顺口一下子变成抗倭前哨

 马云和叶旺离开之后,又有一位镇边将军来到辽东半岛。他的名字叫刘江。马云和叶旺率军入辽,任务是打败蒙元残军,平定辽东大地。刘江出守辽东,却是与捣乱不止的倭寇有关。

倭寇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公元404年,也就是高句丽广开土王的碑文内。有专家说,倭寇可以细分为不同的时代,即高句丽时代的倭寇,朝鲜时代的倭寇,明洪武和嘉靖时代的倭寇。其中,明洪武年间的倭寇,主要在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沿岸滋扰,他们有的来自日本,有的来自朝鲜。嘉靖以后的倭寇,成分就复杂了些,他们大都是海上的走私商,而且多为中国籍贯的假倭,以前当过真倭的日本海盗,此时已沦为中国籍海盗的雇佣者。可以说,洪武时代的倭寇,属于外敌入侵性质;嘉靖时代的倭寇,则是明代实行海禁的恶果。

的确,明朝之初,日本国内正处于南北朝时代,封建割据,诸侯混战,大地主们为了聚敛财富,纠集成百上千的武士、浪人和海盗,窜入中国沿海。在史书里,对他们曾有这样的描写:

来若奔狼,去若惊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于是,洪武八年,明朝决定在辽东设置卫所。卫是军事单位。这一个一个的卫,实际上就是明朝安插在辽东的一座一座堡垒,一道一道战壕。直到现在,在辽南的民间,仍流传着那句老话:金、复、海、盖,辽阳在外。其实,这不是一般的闲嗑俚语,而是明朝辽东的军事地图。辽东半岛南部的四个卫所,归山东半岛的登州府管。辽阳在外,是因为它归奉天府管。

洪武二十年,明廷把金州卫的中左千户所设在了旅顺口。其后,倭寇果然来犯,放火烧了黄金山下的天后宫,旅顺口一下子变成了抗倭前哨。史载,洪武二十年至二十八年间,倭寇曾四次袭扰辽东半岛沿海。每次上岸,都是劫掠乡里,祸害百姓,甚至造成海运中断。住在海边的居民百姓,整天生活在惶恐之中。于是,永乐元年,在旅顺口设都司官。永乐十四年,在旅顺驿设递百户。然而,即使这样,也没有让倭寇退缩不出。

永乐九年,朝廷派了一个叫刘江的大将军来当辽东总兵官。刘江的故事,其实就是明代版的替父充军,只不过他是男儿,花木兰是女子。刘江的老家在江苏,他的原名叫刘荣。朝廷急需用兵,竟征到了他老父亲的头上,刘荣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假顶父亲刘江之名走入军营。做梦也没想到,一直怕露馅的刘江,竟因累立战功升至辽东总兵官。

镇守辽东之后,刘江把抗倭指挥部设在了辽东半岛南境的金州城。永乐十七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有哨来报,东南王家岛上有火光闪耀。翌日清晨,果然有一千五百多倭寇,分乘兵船数十艘,直扑望海埚城堡而来。刘江早就等着这一天,急令金州卫都指挥使徐刚伏兵山下,迎头痛击;令另一位都指挥使钱真率马队绕倭寇背后,截其归路;令百户姜隆率壮士潜至海口,焚其兵船。他还与诸首领约定:旗举伏起,炮鸣奋击,不用命者,以军法从事。

有意思的是,刘江不只是一个军事家,还是一个表演艺术家。开战之时,他把自己乔装成真武神人,披发仗剑,立于埚上。当倭寇逼近,立刻举旗发令。一时间,明军杀声震天,倭寇死者枕藉,其余残寇见势不妙,急向埚下樱桃园的一座空堡内逃去。刘江早已在这里布下士卒,三面围堡,只留西门,待其奔出,则以两翼伏兵夹击。最后,只有一小股倭寇亡命般逃到了海边,却见那里浓烟滚滚,几十只兵船已被大火焚为灰烬。

这是一场大获全胜的歼灭战。杀死倭寇七百多名,生擒倭寇八百多名,来犯者无一逃脱。收战之后,刘江把俘虏装在几十辆军车里,浩浩荡荡地遣往京城去报喜。永乐皇帝好久都没这么高兴过,毫不犹豫地给了刘江一个封号:广宁伯。

望海埚之战的意义,就在于倭寇自此不敢再犯辽东。可是,他们并没有消亡,而是南下去了浙闽。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中国的海上走私团伙,于是就有了戚继光的故事。然而,刘江抗倭比戚继光抗倭早了一百多年。详细内容请点击

2014年4月18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