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李鸿章就没有旅顺口

 对于旅顺口,公元1880年是一道分水岭。在此之前,旅顺口只有一支官弱兵萎的水师营;在此之后,旅顺口成为东方第一要塞,北洋第一军港。

李鸿章的名字,更是就此与旅顺口绑在了一起。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他既是旅顺口的总设计师,也是建港工程的总指挥。与军港有关的任何一项工程,甚至任何一个话题,都无法绕开李鸿章。这次去旅顺口之前,我特地温习了一下李鸿章的个人史。纵观他的一生,可以用十六个字概括:少年科第,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

他有一个别名,李合肥。因为他祖籍合肥。祖父是农民,父亲却考上了进士,他自幼便在家塾里用功,最后步乃父之后尘,进京考取了光宗耀祖的进士,李家自此成了安徽合肥的名门望族。

壮年时代,他曾在原籍办过团练,并以此投靠曾国藩。因与太平军作战指挥有功,升任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继曾国藩之后,任钦差大臣,官运一路走红。此间,他镇压过东、西捻军,并以殊绩飞黄腾达,继曾国藩之后,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一人独掌管外交、军事、经济大权。在清末的中国政坛,满朝汉官无人可与他比。至此,他的官场生涯也到了顶峰。

踏入老迈之年,虽已步履蹒跚,面容衰颓,李鸿章仍在两个方面出尽了风头:一是在重大的外交场合上,总能见到他在国内外不辞辛苦地穿梭往来。二是在甲午年的中日之战中,他不但是北洋海军的第一指挥,也是中国政府的首席谈判。然而,他的外交策略,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投降;他跟外国人签订的条约,没有一个不是以丧权辱国为代价。正因为如此,史家把卖国贼这顶帽子牢牢地扣在了他的头上。

可是,他不会想到,百年之后,国内竟兴起了一股重评李鸿章的热潮,不论在书报上,还是在电视剧里,他都以正角的面目出现,当年与外国人签的那些条约,已经被说成是不得已而为之,什么都是太后老佛爷的旨意,而他一直都在代人受过,以至于让这个积劳成疾的老人过早地含憾并含冤而去。

然而,对李鸿章持否定意见者仍大有人在,其理由也是言之凿凿。一是甲午战争,朝廷把战争的指挥权交给了李鸿章,他却稳坐在天津北洋大臣的官邸里,总是迟迟收到前线的消息。因为对战事不明,他总是发出错误的指令,而且他的指挥策略只有一个:避战保船。这显然是揣了一颗私心,他想保住北洋的家底,最后等来的却是北洋覆灭。二是亲俄受贿,因为签了《中俄密约》,而私下里拿了尼古拉二世贿赂的卢布,这笔旧账让他一辈子也洗不白自己。清政府软弱和西太后昏庸是一回事,北洋大臣妥协退让为利所诱又是一回事。即使朝廷是熊包软蛋,臣子也不可以卖国失节。

总而言之,对李鸿章的评价,已不再像过去那么绝对,他不再是铁板一块的反派人物,而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或者一个功过各半的人物。所以,当我以这种宽容之心去看李鸿章,并且看他在旅顺口所做的一切,内心经常就会陷入厘不清的纠结之中。

有时候,我会觉得李鸿章的确高大,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旅顺口。如今,在旅顺口每走一步,几乎就能看到与北洋军港有关的建筑物,尽管这些建筑物大多已经陈旧,有的甚至已经破损,上面却印有北洋大臣李鸿章的影子。他曾先后八次来旅顺口巡察,其中有四次是督建大坞。就在甲午战争爆发前两个月,他还和光绪的父亲醇亲王来到旅顺口,在龙旗下检阅北洋海军舰队。

当然,这也是李鸿章最后一次来旅顺口。两个月后,他引为骄傲的北洋炮台,北洋战舰,北洋海军,北洋军港,转瞬之间便在日军的炮火下崩溃如泥。只不过,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太多,这是整个系统的失败,或者说,这是一个国家的失败。李鸿章固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却不是全部的责任。【详细内容请点击】

2014年6月20日 推荐

素素

瓦房店人,现为大连作家协会主席。《佛眼》获中国作协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