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三章

枣树林子旁边是一片蓖麻地,里边一幢三间的老房子,住着张胜的远房四姥爷。听见孩子的哭声,四姥爷走了出来。

张胜回到家的时候,院子里好多人,几条长凳子横七竖八地摆在那儿,有几个村民正抽着劣质的旱烟。这种场面在舅舅家常见,舅舅是生产队长,每回记工分,村民们都会集中到他家里来。

看到他回来,平子叔便打趣地笑道:“哟,胜儿回来啦,来来,告诉叔儿,老母猪是怎么蹭圈的啊?”

平子叔比较懒惰,家境比大舅家差的多,有一回平子叔上工时捡了五分钱,他就喜滋滋地回家了,反正一个工分才两分钱,这一下等于干了两天半的活,那还上什么工呐?气得平婶儿大骂他没出息。

张胜气虎虎地扭过脸去没理他,黑红脸庞的村民们便轰堂大笑了,立即又有人吧嗒着旱烟袋,笑眯眯地说:“小胜儿啊,来,给大爷讲讲雷锋在大雨天是怎么帮大嫂的?”

这里边有个典故,张胜还小些的时候非常可爱,村里人逗他,每次问他老母猪是怎么蹭圈的,他就很认真的跑到院子里那棵老枣树下起劲儿地蹭身子。如果有人问他故事,他也大着舌头但是很认真地讲给人家听。

比如雷锋叔叔帮着大嫂抱着小母(女)孩啊,听说去县城的公路上有个大奔泥(闺女)让大卡车撞死了啊,童言稚语加上半通不通的语言常常逗的这些老爷们哄堂大笑。

不过现在长大了些,张胜就知道他们在戏弄自已了,小小心灵的自尊很是受伤,所以张胜不肯再配合这些坏蛋了。

姥姥听到声音迈出了门槛,张胜一见,已经遗忘了的委屈涌上心头,立即号啕一声:“姥,呜呜呜呜……”

大颗的泪珠劈呖啪啦地掉下来,姥姥慌忙迎上来抱住了他:“你这孩子,你哭啥呀你呀,别哭了啊,姥姥听了怪难受地”。

张胜不听,继续大哭,不过眼睛一转,看到大舅从房里出来,横着眼瞪了他一下,嗓门立即小了许多。

“胜儿,去看看卖甜杏的那个孩子来了没,姥姥给你买甜杏吃!”姥姥知道张胜爱吃甜杏,便祭出了这件百试不爽的法宝来。

张胜一听果然不哭了,他匆匆跑出去在村里转悠起来。

“甜杏喽,卖甜杏喽!”暮色中的传出一阵叫卖声。

张胜大喜,连忙跑回来,气喘吁吁地说:“姥姥姥姥,卖甜杏的那个孩子来了!”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0月15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