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四章

因为这硬气功有放屁的副作用,张胜觉的臊得慌,加上小孩子还是贪玩的,终于也就半途而废了。

他一直企盼着爸爸早点转业,转业的消息还没有,不过秋上爸爸倒是回来探亲过一次,那时大舅带他回过家。爸爸个头高高儿的,长的极是英俊,只是张胜对爸爸没啥印象,见了怯怯的不敢上前。

爸爸拿了糖哄他和弟弟,谁肯叫爸爸便给谁糖吃,可哥俩儿却谁也不说话。爸爸在家待了不到半个月便赶回部队去了,张胜也就又给送回了姥姥家。

到了第二年近秋的时候,他已经六岁了。这一年多来跟着四姥爷该学的他都学了,差的只是火候和练习而已。这时他一直盼望着的事情总算有了结果,爸爸转业的消息还是没有,不过妈妈却让大舅捎他回家去住了。

张胜欢喜的一宿没睡好觉,第二天一早舅舅带他回家,还捎了一筐鸡蛋。用自行车载着他路过公社的时候,又买了两斤红糖和一包点心。张胜馋的直流口水,他知道,那里边一定有他可以享受的一份。

进了自已的家门,四岁的弟弟正淘气地在炕上爬上爬下,妈妈躺在炕上,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布包。屋子里有很多人,张胜对自已父族的亲人反而不太熟悉,所以既没有去看,也没有听他们说什么。

他和弟弟开心地说了一阵小孩子的悄悄话,弟弟便拉着他的手,献宝似的往炕头上扯,让他看那个小小的布包。

张胜呆住了,那小布包里包着一个小娃娃,好精致、好弱小的小孩子,红瓷瓷皱巴巴的一张小脸,眼睛紧闭着,一动也不动。

张胜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这是谁家的孩子?他在这儿揍啥?”

弟弟张小冬骄傲地一擦鼻涕,说:“哥,这是咱妹妹,是咱娘的孩子。”

“啥?”张胜不敢置信地问,然后绕着炕头上的小家伙看来看去,越看越觉有趣,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咯咯咯”的笑声象老母鸡下蛋似的,屋子里的大人们看到他好笑的样子,忍俊不禁跟着笑起来,这一下张胜笑的更开心了。

“她哪儿来的?嗳,张小冬,快说,她是从哪儿来的,咋就成咱妹妹了呢?”

张胜刚刚擦过鼻涕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转着眼珠想了半天,才说:“俺也知不道,俺问娘,娘没说”。

“娘,俺咋有妹妹了呢,俺妹妹哪儿来的?”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0月21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