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六章

下起了瓢泼大雨,从敞开的大门望出去,骤雨象丝线一样密集,地面干燥的泥土被激打起一团团尘烟,土腥气冲进鼻子。片刻的功夫,地上就成了一条条流淌的小溪。

“哥,俺怕!”弟弟张小冬眼泪汪汪地说。

妹妹张欣一岁了,也坐在炕上哇哇大哭。妈妈下地干活去了,想不到却来了这场急雨。

张胜也心慌慌的,可他是大哥,妈妈不在,他得管着弟弟妹妹,他不能哭,他要是也哭了,弟弟妹妹不是更怕?

安慰的话说了好久好久,雨却越下越大,还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张胜终于也哭起来。他再三嘱咐年幼的妹妹好好待在炕上,然后就扯起一条白床单,和弟弟一人扯着一边遮在头上,哭着跑出了家。

两个人想不到去地里找妈妈,就这样一边哭,一边在村子里不停地跑着,全身都湿透了,或许潜意识里,他们只是希望亲戚和邻居们站出来安慰他们一下。

不知是雨太大人们没有听清,还是谁也不愿在这样的大雨里跑出来多管闲事。两个人在村子里跑了三圈,不断地在溜滑的泥地上摔倒,再爬起,都成了泥人,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安慰他们。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嗓子已经哭哑了,一个七岁、一个四岁,两个孩子就象刚从泥坑里刨出来似的,等妈妈淋的透透的从地里赶回来时,见到孩子的模样,也忍不住哭起来,外边的雨哗哗地下着,房子里一家四口也在不停地哭泣……

小孩子总是健忘的,事情过去了也就算了,弟弟和妹妹还是那么快乐。只有已经懂事的张胜记的那天妈妈伤心之下说的一些埋怨话:

奶奶生了两个女儿七个儿子,张家在整个张庄占了半壁江山,生产队长、大队书记都是亲叔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帮这一家老小,不管是下地干活还是分口粮,对家里都没有照顾。军人家属是五保四属户之一,可那照顾粮还差着二十多斤就是不批,老张家的人血太凉了。

年幼的张胜总是很懂事地安慰妈妈,可是这些话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从小在舅舅家长大,和张家原本就不亲,从此更加难以形成亲密的关系。

尤其是他刚回家那天,一家亲戚都来祝贺妈妈生了女儿,在小孩子的简单认识里,那样说笑亲热的场面,一大家人该是相当亲近了,可妈妈无意中说出的这番话,却让这小孩子过早的认识到人性中虚伪、客套的一面。

他记起有一次妈妈下地干活回来,很晚很晚了,哄睡了弟弟妹妹,妈妈还得撑着疲乏的身子在油灯下做衣裳。他是睡迷瞪了醒过来看到的,当时问了一句,妈妈随口说是给四大爷家的二哥扯了匹布做件衣裳,等做好了就睡。

家里没有壮劳力,要去村口水井打水,以妈妈的体格非常艰难,妈妈常去求四大爷家的二哥帮着挑水回来。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1月9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