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七章

丁庄和张庄之间,有两个湾。靠近丁庄的叫甜水湾,另一个叫浑水湾。甜水湾水源清澈,湾里长满了碧绿的荷叶和红的、白的荷花,清风徐来,水波鳞鳞,半湾绿叶半湾水,水下澄澈见底。

张胜会水,水性还很好,他不但能在水下潜行,踩水时小腹以上部分都能露在水面上,是村子里水性最好的少年。他喜欢在甜水湾里游泳,在这里,他觉的特别放松,就象在家里一样。

不过村民们显然更喜欢浑水湾,甜水湾里只有不到巴掌大的小白鲢,而浑水弯尽管浑浊不见底,而且水面上没有荷花美景,却有丰富的鱼类。鲫鱼、鲤鱼、鲇鱼、黑鱼,河边柳树的须根里一掏都能掏出几只河虾来。

水至清则无鱼,甜水湾再美,奉献给人们的更多却是精神的享受,平时人们也许更喜欢欣赏它,可是每当秋天,生产队上开始打捞湾里的鱼时,整个浑水湾就象沸腾的海洋,无数人在水里忙碌,湾边的大盆小桶里肥鱼乱跳,甜水湾便冷落的无人问津了。

浑水湾的岸边泡着许多麻,麻秆在水里泡的溜滑,每当这时候张胜也喜欢光着小脚丫,踩在滑溜溜的麻秆上,感觉惊惶的小鱼儿在脚底乱窜。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喜欢留连在甜水湾,有时趁生产队上的人不注意,他还偷一截藕带回家去让妈妈炸藕片吃。是喜欢甜水湾的宁静,还是因为甜水湾里奉献的物质是他能够取得到的,这他也说不清,反正他喜欢那里。

张胜的身体开始往高里拔,象根纤细的豆芽儿。他的智商也明显比其他的孩子高的多,在同龄甚至较大的孩子里边,游戏时总是由他指挥的。

不这个秋天,是张胜在农村待的最后一个秋天。

树上的枣子红了,二大爷家的胜春哥爬到高高的树上打枣子,几个叔伯家的孩子正在院里玩,便笑闹着在树下抢枣吃。

这里几乎家家都种枣树,枣对这个村子里的人来说不是什么金贵物儿,有些人家探出墙头的枣树上红压压的缀满了果实,路人随意采摘,不会有人说什么,何况都是张家的人,小孩子又能吃几个枣?

不料胜春哥在树上看到了,忽然生气地骂道:“张胜、张小冬,你们抢什么抢?你俩玩意儿给俺滚出去!”

张胜一下子呆住了,脸孔涨的通红,胜春在树上继续骂:“俺让你们捡了么?嘴怎么那么馋?滚!”

张小冬年纪小,还不知道愤怒羞耻,犹自争辩着:“胜春哥,俺们不就捡俩枣儿吗?你骂俺们干啥?俺要告诉二大爷……”。

“张小冬!闭嘴,咱们走!”年幼的张胜把手里三枚红枣狠狠地扔在地上,走过去打掉弟弟捡的两颗枣子,拉起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1月18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