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九章

凶手当然没有找到,胜春哥认定是张胜报复他,可是气的直哆嗦的二大爷找到张胜时,所有的孩子都证明他和大家在玩游戏,没有证据他敢怎么样?

闻讯赶来的妈妈也火了,象疯了似的和二大爷吵起来:“胜春不懂事也就算了,你当长辈的也来欺负人?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会分身术?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在这看着呢,俺家胜儿从小老实,他能干出这事?好!他二大爷,这孩子我不要了,俺交给你处置了,你拿把菜刀把他剁了俺都不管!”

“妈~~~”张胜眼泪汪汪,哭的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张小冬对妈妈的话信以为真,抱着张胜不撒手:“俺不,俺不,俺不让哥哥死,哇……”,他也号啕大哭起来。

二大爷只是心疼儿子,一时气恼才想也不想就按着儿子的分析找上门来,可是人家大人孩子一块哭,他个大男人,这一来倒成了上门欺负人,眼见围拢来的村民议论纷纷,弄的他十分尴尬,他吃不住劲儿了。

这时在大队当书记的大大爷赶来了,一瞧全是自已家的人在全村面前出丑,气的脸都青了,他大吼一声道:“都吃撑着了?没事的都回去睡觉,有什么西洋景好看?”

吼退了村民,他又冲着二大爷没好气地说:“你瞎扯什么蛋?一个七岁的孩子有这心眼儿?你家那个胜春,仗着你那点势,一天也没点正经事干,还指不定得罪了谁呢?去俺家里拿瓶獾油给他抹抹,你也该管管他了,别老给他撑这腰。”

大大爷还是颇有威信的,二大爷便闷着头走人了。大大爷转头又劝张胜母亲:“俺说老九家的,算了算了,谁家的孩子谁不疼啊,听说胜春都烫吐噜皮了,要是感染了脚还不废了?也难怪你二哥着急,行了,你也别生气了啊,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这么晚了,早点回去吧”。

大大爷是张胜妈妈和爸爸的婚姻介绍人,在兄弟之中对他们家又比较照顾。而且大大爷比张胜的爸爸大二十多岁,确实具有长兄如父的威严,所以妈妈也就不吭气了。

一家人往回走,半道上,妈妈停住脚,忽然盯着张胜问道:“胜儿,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张胜斩钉截铁地道:“不是俺!俺真的没干过!”

满天月色,照着一张稚嫩的小脸,星光在他的眸子里闪闪发光。

妈妈信了,说道:“嗯,那咱回家,谁想随便欺负咱,那可不行。你二大爷再找你碴儿就告诉娘!”

“哥!方才狗子他们一伙打的可猛呢,俺到处找你找不着,你去哪了?”趁妈妈去洗脚的功夫,张小冬钻出被窝,挤进张胜被窝诡异地笑着问。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1月30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