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十一章

冬天的时候,大大爷和大舅陪着一大家子到了县城,也许是因为心里还有怨气吧,父亲没有回来。

张胜一家人被送上了火车,快到年关了,火车上非常热闹,在两截车厢的中间空隙,堆放的全是一具具屠好的肥猪,猪肉冻的成了板板。

没有座位,那猪肉堆顶上油乎乎的麻袋片儿就是张胜和弟弟妹妹的床,一家人就挤在猪肉堆上,在“咣当咣当”的铁轨声中开始了新的人生。

中途需要倒车,他们在一个火车站停了下来,这是一座大城市,候车室里旅客更多,人山人海沸沸扬扬。妈妈让张胜坐在行李包上抱着妹妹看着弟弟,自已去买火车票。

她刚一走,调皮的弟弟就开始东张西望,然后四下打量着走开了,张胜焦急地叫他:“张小冬,给俺回来,你走丢了怎么办呐?”

“没事没事,俺不远走,就随便看看!”弟弟嘻皮笑脸地说。

张胜想去追他,可是怀里还抱着妹妹,屁股底下坐着行李,那是娘让他看着的,都是怕丢的东西,他不敢乱动,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弟弟混进了人群。等母亲回来时,弟弟已经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母亲四下找了两圈儿,不见弟弟的踪影,回来坐在那儿痛哭起来。张胜怯生生地说:“娘,都怪俺不好,现在咋办?”

母亲抹着眼泪说:“还能咋办,这人生地不熟的,让俺一个人上哪儿找他去,又不能扔下你们不管!”

母亲想想发狠地道:“丢了就丢了!他要是找不回来,等到点了就上火车,俺一个人实在是没法子了,呜呜呜呜……”。

进站时间快到了,母亲站起来四下张望着,最后失望地背起了行李,牵着他和妹妹的手,一步三回头地向进站口走。张胜眼泪汪汪地扭头看着,心里好疼好疼。

忽然,一个穿着列车员制服的中年女人板着脸牵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走过来,那是张小冬,他老远的就大叫:“娘!娘!”

列车员走过来,板着脸问:“他是你家孩子?”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2月17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