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十三章

是夜,陈东的老妈领着哭天抹泪的儿子找张胜算帐来了,曲峦平几个孩子的家长也来声援,张志勇听说儿子闯了大祸,不禁勃然大怒。

他那个头,提起儿子如同拎着一只猴儿,把他丢出走廊,一脚一个跟头,从走廊这头直踢到那头。性情倔强的张胜一言不发,他的小心眼里还存着个念头,那就是绝不在陈东那些王八蛋面前倒下。

所以不管踢的有多狠,他挣扎着偏要站起来,这一来更激怒了父亲,他不断地跌倒、爬起,咬着牙就是不肯倒下,母亲在后边哭着去扯父亲,可是暴怒的父亲力气太大了,一甩就能把母亲甩出老远。

最后还是父亲的战友们看不下去了,一帮人冲上来愣把近一米八高的父亲给抬了起来,几个孩子的家长都被扯去喝酒,这场风波再算平息。

陈东的母亲见张胜受到了这样的处治,便冷哼两声领着儿子打道回府了。张胜擦擦嘴角的鲜血,既不哭也不喊,见母亲哭的站不起来,他倒硬撑着搀着母亲回家,又打了杯水给母亲,宽慰她不要上火,一个刚刚八岁的孩子,透着难得的冷静。

张胜挨的打可能比陈东更重,但是这件事一下子给他树立了威望,军队大院的小霸王们,都不敢轻易招惹他,大院里的孩子分成了两拨,其中一拨唯他马首是瞻,张胜刚到军队大院不足半年,就成了孩子王。

陈东更是从此落下了一个毛病,只要张胜一瞪眼,他就脸色大变连声道歉,根本都不管自已干过什么,这种毛病一直持续到两人上小学五年级,五年级之后陈东的老爸转业了,这毛病自然也就不治自愈了。

不过直到陈东办理转学,他的个子在大院同龄孩子里始终是最矮的,而且人家越长越高,他就显得越来越矮,张胜一直怀疑是自已把人家脑子打坏了,心里多少有点歉疚,所以倒是很少再对他发过火。

……

八十年代初,张胜上了三年级,张小冬上了一年级,妹妹张欣进了幼儿园,妈妈在军队供销社里做了售货员,张家的日子比起当初好了许多。

大院里有些人家已经买了电视机,大多是12寸的黑白电视,偶尔有几户人家买的是彩色电视,但那国产的质量还不行,颜色失真比较严重。原本每天晚上六点半准时站在半导体旁边收听评书《说岳全传》的张胜也迷上了这种小电影。

他们家还没买电视,只能站在人家窗户外边扒着窗头看电视,常常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直到妈妈来找他们回家睡觉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3年12月30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