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十八章

俱乐部前边比较空旷,十一阶的石阶上边还有四架花瓣状的高大路灯,夜晚点燃时照的通明,这不是个下手的好地点,站近了容易被发现,站远了以他的臂力又投不准。

如果站在侧面倒是好逃跑,但是那么多军人一齐拥出俱乐部,很难保证打中李处长,张胜又不愿意在没有人的地方惩罚他。但是这一切困难都因为那烟雾弹而解决了。

他就站在正对面,象一匹复仇的狼,在狭墙里静静地等候着,冻的脚趾发麻了,他就轻跺着暖和身子。

许久之后,俱乐部外边的灯全都亮了,门廊下的,还有两侧那四架花瓣状的高大路灯,依照常识,这是俱乐部要散场了。

大会散场的时候,肯定是领导先出场,战士们要在座位上等候的,张胜立即跃出去,打开了烟雾弹,然后从雪洞里掏出塑料袋,跃跃欲试起来。

烟雾弹“嗤嗤”地喷吐着烟雾,那烟浓而不散,一开始张胜还担心会呛人,所以带了个脖套,不料那烟虽浓,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他才放下心来。

当俱乐部的大门打开,里边的人走出来时,最前边的就是院长、政委陪着军区首长,李处长职位不低,就在第二排,他们一个个谈笑风生的走出来,此时台阶下已经一团白雾,弥漫翻腾,什么也看不清了。

那军区首长忍不住笑道:“嗬,好大的夜雾呀,这一会儿就起来了!”

浓雾正向台阶上漂移,小张胜站在烟雾中,小小的身子完全被掩藏了起来,雾再大一点、再升高一点,他就看不清台阶上边的人了。

眼见机会难得,张胜从塑料袋里掏出一个雪球,奋力向李处长掷去。他小时候见别人捉麻雀眼热,用萝筐又套不到,弹弓子、掷石子,练的还是颇有准头的,平素练硬气功总是双手撑地,臂力也不凡,这一枚雪球结结实实地打在李处长的军帽上。

“啪”地一下,棉军帽给掀飞了,雪球炸裂,溅了他一脸。张胜一阵快意,第二枚雪球再次脱手掷出,然后他连战果都不看,转身便跑。借着浓雾的掩护,他小小的身影藉着对院落的熟悉,很快就消失在军队大院中。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4年2月17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