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二十章

张胜怕让父母更担心,强抑着一声也不敢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十一点还是十二点,他就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黎明时分他就醒了,弟弟还在急救室里,人还活着,但是体温居高不下,至于大脑有没有烧坏,现在也没有人知道。由于这是医疗事故,连院长政委都来了,可是全院最出色的医生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他体温降下来。

最后几个主任研究之后决定,现在只能采取物理降温,立即派战士去河里刨冰,给他全身敷冰,必须得先把体温降下来,要不然救活了也完了。

爸爸和几名士兵扛着镐头提着麻袋急火火地奔着军队大院外山脚下的小河去了,张胜待在这儿又不准他进急救室,眼巴巴的什么也看不到,无可奈何地转了一阵,他也奔小河去了。

天色已经大亮了,他赶到的时候,河边没有战士,可能是战士们刨了冰已经赶回去了,或者去的别的地方。冰河面上有些早起的小孩子在蹓冰,笨拙些的就跪在双冰刀的耙犁上一下一下的撑,技艺高超的坐着单冰刀的小凳子在起伏不平的冰面上蹓的飞快。

张胜舒了口气,他见到一块冰面上有几点血迹,还丢着好多石头,就注意地看了一下。这时一辆滑车嗖地一下停在眼前,坐在上边的是他的同学二雷子,二雷子用两根长长的木柄铁签柱着冰面,单冰刀的小滑车立的稳稳的,向他笑道:“胜子,你才来呀,滑会儿不?”

“不了,我有事呢。那儿咋滴啦,谁丢那么多石头?”

二雷子回头看了一眼:“哦,那儿呀,今早丢了个孩子,听说是医院里的人丢的,一生下来就是死的,大家伙儿拿石头砸着玩的,都砸烂了,现在也看不着啥了”。

张胜的心一激灵,他无法想象一个刚出生的生命,哪怕他已经死掉了,怎么就可以被人用石头当成玩具砸的七零八落,就算他生下来就是死的,难道就可以随意丢弃?玩个坑埋掉就是那么为难的事么?别人这样也就算了,他的父母怎么忍心?

或许从小所处的环境,让他变的谨小慎微。或者是他的天性就好悲天悯人,尤其是在弟弟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候,死亡距离他的亲人是那么近,他的感情也就异常丰富,这个时候他敏感的心对于这种事的感怀也就更深刻了。

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冰上只残存着一丝淡淡的血迹,还有一小团似肉非肉的冻结物,张胜一阵心悸,带着这种年纪不该有的感伤,他在同学不解的目光下调头向医院走去。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4年2月24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