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25章

半年过去了,只发生了两件张胜关心的事,一是军队大院的李处长转业了,上线军区的首长那句话还是管作用的,干群关系不好,元旦夜有战士冒险整治,这战士违犯军纪要惩治的,可这个干部也得调查调查有没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嘛。

李处长当然有问题,不查还好,一查起来凭他那人缘又没人帮着说好话,最后总算从宽处理,让他转业算了。因为担心走的时候没有一个战友去送他,李处长挨家的送糖告别,张家他也来过了,瞧着他那样子,张胜只是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做人干嘛做的那么绝?”

这结果是张胜也没有想到的,他只是想惩罚一个这个没有道德的大人罢了,李处长更不会想到他转业的诱因竟是因为他漠视了一个小孩子的人格和尊严。

他送的糖,就搁在抽屉里,张胜从来没吃过一块。

另外就是二雷子的事了,张胜和他是处的非常好的朋友,见他整天抑郁寡欢,平常总拉着他一块玩耍,可是二雷子没时间玩了,他家家境好,亲戚们常来求他家帮衬一下,但二雷子的妈妈很厉害,不是直接回绝就是冷嘲热讽,时间久了,亲戚全得罪遍了,现在他家出了事,亲戚们根本不来往,不帮助。

二雷子的妈妈回来几次,却是吵着和他父亲离婚,不答应就走掉了,二雷子要给父亲做饭,要操持家务,连学都不想上了。

这天晚上,张胜赶到二雷子家,恰好见到他的母亲又回来。他们夫妻以前是很恩爱的,经常一块回城,一块从城里回来,成双成对,惹人羡慕。

今晚,二雷子胡乱做了些晚饭喂父亲吃了,然后正打了盆水给他擦澡。张胜赶到二雷子家里时,他的父亲正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双颊凹陷,脸色苍白,当初很威风一条大汉,被伤病折磨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地上扣了一只洗脸盆,水洒了一地,二雷子的妈妈正指着床上的丈夫破口大骂,那些尖酸刻薄的辱骂的话,让张胜听了都觉的脸红。

二雷子的父亲仰躺在床上,紧闭双眼,浑浊的泪水在脸上纵横而下,任由她骂,始终不发一言。二雷子站在一边,面孔扭曲,满脸是泪。

世间何物能永恒?感情吗?感情能吗?

>>>阅读全文请点击

2014年3月31日 推荐

月关

原名魏立军,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堪称网络架空历史小说代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