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缘起


      国务院批建大连金普新区 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


    国务院在《批复》指出,建设大连金普新区,有利于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引领辽宁沿海经济带加速发展,带动东北地区振兴发展,进一步深化与东北亚各国各领域的合作。【详细】


小鸟评论


     过去几天,大连获得了2299平方公里的“新区”,官方表述将其提升到了“发展里程碑”的高度。的确,自1984年正式开放,金普新区的获批或许是这个城市面临的最好的一次发展机遇。


     此前,浦东新区的“经济成功”不仅鼓舞了上海,也让很多省市加入到这场申办国家级新区的竞争。


     尽管个别专家谨慎地认为,国家级新区的“含金量”已经有所降低,优惠政策的效应因为正在递减。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服务国家战略的新区,仍是人们翘首以盼的,金普新区为东北三省的发展瞬间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金普新区能够进入 “国家队”并非易事。在国务院的批复中,虽然只有“地理区位优越、战略地位突出、经济基础雄厚”的简单论述,背后却是国家整体战略的综合考量。


     最近10年,大连毫无疑问是东北地区开放度最高、活力最强、能够形成牵引的城市。在东北区域经济体系中,金普新区设立的初衷与大连长期在经济上形成的 “话语权”密不可分。如果要打造东北新的 “增长极”,似乎也非大连莫属。


     对金普新区来说,令人心动的不仅是国务院相关部委配备规划班底,新区副部级的高规格职级,这一“金字招牌”更大意义在于其“政策优势”。


     新区享受的优惠政策将包含土地、金融、税收、人才等诸多领域。比如一些新区的生产性三资企业,所得税减免15%,土地期限最高70年,允许国外金融机构入驻,财政收入可预留为发展基金,等等。国家还要赋予一些先行先试的改革,下放更多权力,给地方更多的经济管理权限。


     加上此前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辽宁沿海经济带两个国家战略,金普新区现在面临“三重机遇”叠加的发展机会。


      一些专家不厌其烦地提及珠海、汕头,这两个最早开放的城市也曾享受“特区待遇”,但后来的发展却差强人意,专家们旨在说明,初衷尽管美好,但是机遇叠加能否成为发展优势,这同样是金普新区拿到牌照后面临的全新考验。


      在国务院批复文件中,“转型”是其中的核心。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大连目前的转型质量待进一步提高。二是能否转型将是金普新区的突破口。


     要转型必然有创新。企业家的创新没有问题的,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与土壤,创新就会源源不断。但是整个经济要从粗放变为集约,从数量转向质量,从低附加值产品向高附加值递进,往往是在优秀的制度环境下才能出现。


     一家企业来到新区,审批上吃了白眼,办事遇到了推诿扯皮,政府不兑现承诺它无处讲理,发展机会要仰仗于掌握政府资源的部门负责人。没完没了的检查,事无巨细的报告,各种名目的捐款赞助。政府只负责锦上添花,不负责雪中送炭。如果仔细想想,公平、法治、竞争这些老生常谈的价值观,这才是经济所需要的制度环境,也是一个新区最终迸发活力的源泉。


     上海浦东新区万人行政编制数4.9人,不到全市平均数1/2。扁平化的政府机构,训练有素的公务人员。这种服务上的差距不是其他地区的公务员上班不打游戏、不嗑瓜子那么简单,也不是公务员接待市民知道露出笑脸、说声你好那么低端。“规则意识”、“法治意识”以及服务意识的培养,是一个长期训练的过程。即使放下官架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在东北又有几个城市能够做到呢?


     在众多的转型实践中,无论是高新区、开发区、自贸区、保税区,名目繁多的各类经济发展主题,最终都要回到“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上来,发展的比较好的新区、特区以及高新区,无一例外是政府放弃了主导经济发展的角色。


     可想预见,金普新区的发展,一定是伴随着“高效政府”的成长,而不仅是一堆优惠政策的堆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