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缘起


      煤炭降价市民呼唤供暖费下调 物价局称价格不变


   随着今年采暖期日益临近,由煤价下降引起的“煤价降了供暖费降不降”供热价格话题,受到大连市民的普遍关注。据记者了解,自今年初以来,煤价出现大幅下跌,但大连市居民住宅的采暖价格却一直维持在每平方米28元。对此,市物价局价格管理处表示,“今年的供热价格将不会下调,继续执行之前出台的文件政策。 ”【详细】


小鸟评论


     2010年,很多人依稀记得,在煤价一路高歌的时候,供热企业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以逆境中坚守责任的形象,出现在价格听证会上。最终,大连的居民供暖价格,从原来每平方米23元,调整到28元。


     为了体现居民并不吃亏,这次调整,供热时间前后延长了半月。虽然后来证明,一些供热企业在延长时段常常缺斤短两,百姓投诉不断,但是,上涨的5块钱,已经让供热企心满意足地接受了所有的批评。


     三年前,供热企业要求涨价的理由是,煤炭价格涨得厉害。如果算上2005年那次,大连的供暖价格,是5年内第二次调整。企业老总们理由充分,2005年按照煤价420元的标准算出来的价格,而2010年,煤炭高峰价达到了700元。


     在供暖行业,煤炭占到成本的50%以上。


     听证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毫无悬念,后来发现,涨价的幅度也毫无悬念。不过,涨价之前,曾有市民提问,既然煤价牵动热价,将来煤价降了,是不是供暖费也要下调?当时一些人迫不及待,觉得“涨完再说”,根本就没给降价这事一个讨论的机会。


     现在,当大家把上涨的成本分摊到了厨房、卫生间、卧室的时候,煤价真的开始一路下行。媒体说,在专业的煤炭交易平台上,送到锅炉房里的烟煤,比2010年平均回落了20%。在微信上,网友们奋力转发, “大家齐心一点,要求下调取暖费,看到就转到你的朋友圈,别当和自己没关系。”


     朋友朴素要求其实并不过分,在任何一个市场里,企业都不能光让用户分担上涨的成本,却在煤价下跌的时候独自获利。搜狐大连最新的一项调查说,超过98%的受访者认为,供暖价格应该降一降。


     不过,供暖价格能不能降,相关部门已经给了回应,虽然现在煤价下跌了,但是企业的其他成本上涨了,比如人工费,运费等等。从近期一些供暖企业递交的报表统计来看,一部分企业实现了微盈利,一部分企业出现了亏损。


     当然,百姓对经济数据没兴趣,对税收来源不感冒,因为那与幸福没有直接的联系。


     这样的解释在预料之中,因为取暖费重回23块的美好愿望,从技术上说,可能性一直是零。


     一是价格调整属重大事件,听证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成本核算。当监审员马不停蹄地进行了大半年的调查后,你不知道煤价又激动地停在了哪个位置。


     二是让煤价、热价像汽油那样联动,隔一段时间开个小窗,目前实现无望。北方供暖就那么几个月,即使能够随着国际煤价联动,企业也不会同意这么折腾。


     三是水电煤气供暖这些公共产品,涨上去的,很少有能降下来的。除非煤炭价格在未来几年内,一直保持下行的姿态,但这样的期待似乎不太现实。


     四是没有一家企业会愿意把装进兜里的钱再拿出来。当一名洗碗工的月薪都已经超过2000,饭店里一盘干煸芸豆从几块涨到几十块的时候,供暖企业完全可以用人力成本的增加,在账面上抵消煤价回落的缺口。


     虽然供暖价格下调不能实现,但是它无法打消人们对供暖企业在这个市场悖论中的疑问,更不意味着所有的成本,都应由市民埋单。


     现在的问题是,大连共有100多家大大小小的供热企业。各个企业成本控制的究竟如何,公众多年来并不知情;作为一项普遍公用事业,供暖应是一个微利行业,但是行业利润目前究竟几何,企业管理是否经得起推敲,账面财务能否通过专业的第三方审核,仍是问号。


     即使分担了上涨的成本,一些用户也并未享受到更好的供热产品。


     因为“垄断”了供应,一些企业不提升管理水平降低成本,依然可以依靠排他性的地位坐享收益。不改善服务的态度,依然可以因为特许经营拥有服务的权利。


     供暖企业也不是都不懂得降低成本。当一些企业出现故障停暖,甚至个别企业故意缺斤短两时,节省下的煤炭几乎都变成了利润。至于供暖故障率,到底应该控制在百分之几,缺斤短两如何避免,经常是一笔糊涂账。


     在供暖行业,用户明显处于弱势。除了交费的义务,很多时候,并没有太多的维权手段。现在,供暖最需要的是一个规范,让用户和企业有平等对话的权利,让服务方、监管者、热用户三方力量均衡制约,这才有利于供暖行业的进步。